二十岁到来之前有点不一样吧 THE WODDEN HOUSE BY CHERRY, 2016

THE WODDEN HOUSE    BY CHERRY

二十岁到来之前有点不一样吧

实在不想做个空想主义者,我深谙有点想法就要尽快行动。因此,在断断续续接近一年的时间里,从志愿组织的选择,到在昏暗的网吧里两个人琢磨报名表,到三番五次去派出所开无犯罪证明,被繁琐的支付方式弄得晕头转向,再到面试和最后的确定,大概都是在课余时间抱着对未来也许会得到些许未知的心理上的满足而完成的吧。庆幸我俩在大多数事情上的根本出发点还是挺相似的。当我们看到那些已经被打包成商业气息浓郁的志愿旅行产品的时候,会毫不犹豫地摇头。我们不需要住宿条件多么的舒适,不需要拿一两天的时间来进行所谓的“文化体验”。事实证明还是越简单越纯粹。

 

234324 2342343        qwerq qwerqew qwerqewr u

这个呆了一个月的小木屋算是上帝给予我们额外的馈赠吧。出发之前就已经被告知,没有空调没有热水器以及无时无刻不在出没的各种虫子。我俩过来的第一天晚上就因为听到两位已经住了半个月的中国女生倾诉的种种不安而对自己的人身安全产生恐惧。于是就这样,我们抱着凹凸不平的大床垫走进了这个小木屋,心想四个人总该不怕了吧,就这样开启了四个人的难忘回忆。

 

学校是沙缴府的一个城市学校。距离BKK接近五个小时车程,偏僻得至今我也不能说出具体的地址。从BKK坐车去学校的时候,在车站拿出学校的地址给工作人员看,竟几乎都在摇头不知道这是哪里,不知道我该坐哪趟车。在小木屋里常常思考如何描述我在哪里,后来发现根本做不到。虽然是“城市学校”,除了一公里外有一家711和一些小餐馆之外,好像和乡村也不无两样。可即便这样也没有人有需要给自行车上锁的意识。没有穷极生恶,从始至终都没有碰到由内“恶”到外的“坏人”,相反,除了在城市的商圈或者人潮涌动的地方会遭到看腻了中国人的当地人的白眼之外,像在沙缴无论碰到谁脸上都满是友好与幸福的模样,让我对信仰的力量好生敬畏。至今我还记得自己第一天走进校园时的惊愕,从未谋面过的孩子扑向了我,几乎是用尽了他们小手臂上的力气来拥抱我。这种行为在幼儿园小朋友身上尤为突出,每次上完幼儿园的课,那些课上最调皮的总是抱着你最紧的,这是在忏悔他们自己上课的表现吗?哈哈,我想他们也不会想那么多。

 

临走前从国内书店买了一本3L第一册的教材带过去,心想这么经典的教材简直会帮助我们省一大笔关于思考教什么的力气。然而现实永远都无法预知,在尝试了第一次之后就彻底地放弃了。孩子们的注意力大约只有二十分钟左右,并且根本无法接受那样的难度。因此后来我们就改教音标了,搭配着“萝卜蹲”和文具店买的小星星贴纸,这群让人又爱又恨的小鬼才愿意安分着学点什么。

 

每天早上七点,学校的音乐都会准时飘到我们这个和学校隔着一条小马路的小木屋,我们就该起床了。支开门口拼命想钻进来的黑色小野猫后就来和孩子一起进行每天的晨会仪式。他们不仅每天升国旗,之后还会进行佛教祷告。有些孩子嘻嘻闹闹,也许他们并没有很清楚这样的意义,只是躯体已经像被设定了程序一般做着每天重复的动作,至于思绪想必是飞到了自己的另一个世界了。孩子们开完晨会回到自己的教室里,接着校长,一位和蔼的中年先生就会召集全校所有的老师(也就十来位吧)开会。校长不在教学一线只管行政,却没什么领导架子,临走前夕也亲自开车到我们小木屋门口来接我们和老师们聚餐。

 

说说老师吧。学校英语部的主管是一位叫BOY的女老师,迷恋韩国的欧巴到痴狂的状态。接到我们之后带我们去Tesco买日用品,有空就会领着我们去周边的小餐馆吃晚饭,第一个晚上帮我们铺床单装蚊帐,假期我们要出去旅行的时候也抽空开车送我们去mini bus的车站,虽然我们走五分钟也就到了。

 

还有一对从菲律宾来这里打工的兄妹P.bong和A,,他们来这里的唯一目的就是为了赚钱。结束了一天的课之后,自己一般要躺好几个小时才能缓过神来,他们却还要再去学生家里单独辅导来挣更多的钱。我们和P.bong聊到过生活,聊到过未来。也许每个人的生活都是不易的,出生在什么样的国家,在什么样政治背景中成长都会给这一生带去无法磨灭的影响。然而想寻求更好的也只有——改变自己了。

 

虽说和这三位老师的交集最多,但是临走前却几乎收到了来自所有老师的礼物。有的甚至都没有说过半句话。要走的前一天早上看到老师们都在会议室对着一本杂志指指点点,好奇就凑了上去,原来是女老师们在买化妆品说是第二天就能到货。凑个热闹选了一支口红,结果第二天到下午一位老师亲自把东西送到我们的小木屋,还自己送了我一瓶美白身体乳。

 

学校的礼物和老师全手工制作的笔记本,孩子的礼物最质朴可爱,亮闪闪的手链大概是她们心中的宝贝吧

 

大概就是因为这些“陌生人”的爱,让我在一个遥远的地方就算在有看家狗疯狂追着直逼我的膝盖,床单上随时出没的蚂蚁,下大雨就断电的住处也丝毫没有产生什么生疏感和不安。孩子们是可爱的,没有杂念的眼神是清澈的,这些无关物质,也和财富的多少没什么瓜葛,这是信仰的力量,是有所敬畏。

 

刚去学校的第一个周末,四个人去了BKK。大皇宫,湄南河,考山路。

相比人文风光,还是自然的更有趣吧。

于是就记得在考山路吃午饭时,我们俩就琢磨着母亲节的假期要去海岛。去哪里?普吉皮皮开发程度太深,那就去甲米吧。就这样立即登录航司官网然后去对面一家711支付了。

没选有名的奥南海滩。住在了攀岩胜地莱利。也许是因为雨季,甲米海水没有想象中的那么湛蓝,夕阳倒是没有让人失望。相机ISO不断调高,夜间拍摄绝对不能手抖,不过也算是有几张满意的片了。

 

甲米最激动的就是攀岩了,把脚塞进小几码的攀岩鞋中,背上一袋石灰粉,套上一根绳子接上定滑轮的一头,就这样上了。上了才知道到底要费多大的力气才能碰到那滑轮“耀眼”金属色的定点。其实我的内心比教练还急呀。前面四分之一的路程都是超过了90度而且是基本找不到落脚点的,很多时候都是靠着臂力在支撑着整个身体。

 

答应过Jason写点东西。拥有一段没有瑕疵的回忆是多少不约而至的幸运。不知道这辈子还能不能再见到这个小木屋和那群善良的人.转眼又扎进了生活里,祈祷他们幸福安康。

erqe err q

 

 

 

 

 
qewrqewr qewrqwer

qw33 qw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