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泰国:All the people here make tough life sweet by Hingyao Wu @Bankaochanschool, Thailand2018

在泰国:All the people here make tough life sweet.

吴七七 摇光star 8月3日
点击上方,轻松关注!!

AnchorNovo Amor – Anchor

结束了为期一周的支教,飞机落地郑州的时候,我收到了仍在泰国的小伙伴的微信,她谈了她支教的感受。其中有一句话:“All the people here make tough life sweet.”(这里的所有人将苦涩的生活变得甘之如饴。)想起蓬头垢面, 因不能洗热水澡而感冒,习惯了睡觉时蚂蚁在身上爬来爬去的她,脸上那幸福又灿烂的笑容,我忍不住念出声:“All the people here make tough life sweet.”

这篇推送,纪念18岁的我第一次独自一人走出国门,飞到泰国沙缴府的Bankaochan School教小朋友们英语,其中收获的温暖感动、友谊真情、感悟成长。

     与我一同支教的还有7位小伙伴,我们是通过中介联系在一起的。约定到达的那一天是7月22号,因为台风,我们的航班都各有延误,“出发前的所有不顺利,都会在日后变得无比顺利。”昕姐这样安慰我,而事实就是如此。

飞机穿过轻薄的云层,好像漫过一层白纱,又像是未成型的棉花糖,尔后冲进满天的白色沙漠里。

进入泰国境内后,我在几万里的高空向下俯视,想象着江河湖海如何把这片陆地分离冲散,然后在蜿蜒的河道与陆地的镶嵌中,人们生存、繁衍,在破碎的土地上种植作物,筑起林立的高楼。这是一件多么美妙又不可思议的事情。

落地泰国,窗外怪异的云,昭示着这个国度的神秘与浪漫。

晚上十点,我们在素万那普机场汇合,Jason接到我们,然后坐着面包车在笔直的公路上飞驰。近三个小时后,我们到达了酒店。酒店是木制建筑,树屋的造型独特,然而对面是一望无际的农田,与想象中的情景相差甚远。

次日一早,Jason开车带我们到了Bankaochan School。这里有一百多位学生,算是沙缴府比较大的学校了,涵盖了从幼儿园到初中,每个年级只有1个班。

透过车窗,打扫校园的孩子们拎着扫帚与我们挥手问好,我们略微惊讶,然后回以微笑。

我们跟着孩子们的脚步来到操场参加升旗仪式,他们偷偷用好奇的眼光打量我们,被发现后露出腼腆又可爱的笑脸。升旗是每天早上上课之前的必备流程,孩子们先是念一堆我们听不懂的祷文,然后唱着国歌凝视国旗冉冉升起,接着孩子们蹲下,懒一些的孩子直接坐在地上,听老师讲国家、社会上发生的新闻,总结昨天,安排今天,展望明天。

小孩子毕竟是小孩子,老师讲话的时候总有几个刺头互相掐架挑衅,在老师发现之前迅速恢复原样。这一切小动作被站在后排的我们尽收眼底。

我和昕姐像是被赶鸭子上架一样去上了第一节课,是五年级的小朋友。我们没时间备课,全靠临场发挥,幸好昕姐的职业就是老师,她的认真、投入感染着我。

我们告诉孩子们我们来自中国,在地图上指出中国在哪儿,泰国在哪儿,并教给孩子们其他国家的英文怎么读。有几个孩子逞强,在我们说出China后悄悄地用并不标准的中文说“中国”,我和昕姐相视一笑,干脆把其余国家的中文也一并教给他们。

不论什么时候,孩子们总是很开心。我很感谢,他们拥有快乐的年纪该有的样子,随时随地开怀大笑。

我教他们唱《Big Big World》。“希望他们小小的心里装着大大的世界,努力学习,改变命运。”昕姐感叹。我们千里迢迢来到这里,真希望他们也能飞到想去的地方,看一看这个世界的色彩斑斓。

下课后,孩子们离开教室,有三个小女孩特地留下来与我们拥抱,“Teacher,I love you.”她们说。我和昕姐内心突然涌起感动。短短一个小时的课程,我不知道他们究竟能汲取多少知识,或者超出知识以外的东西,但我确确实实从他们身上学到了很多。

右划查看更多

我们教过三年级、五年级、六年级、八年级、九年级,每个年级的孩子有不同的特点。低年级的孩子性格活泼,小礼物的吸引力很强,我们一起唱《Do Re Mi》《Old Farmer Had a Farm》,一起跳《海藻舞》《咖喱咖喱》《咋了爸爸》,课堂气氛超级好,累得我们满头大汗。

八年级的孩子,成宇在教他们跳《咖喱咖喱》的时候,孩子们突然激动起来,推着一个小姑娘上台尬舞,教我们跳了《爱的幸运曲奇》。泰国小孩子的明显不同在于,他们都非常能歌善舞,并且不拘束不推辞不扭捏。

这首歌在以后的日子里经常被我们哼起,我们还特地拉着小姑娘到办公室给大家表演了一遍。

上下滚动查看更多

Jason在办公室门口堵住我们,说九年级的学生临时缺老师,让我们去救火,于是又一次在没有备课的情况下上阵。Jason叮嘱我们要教他们对话,多与他们进行英语沟通。

我让他们用英文进行自我介绍,很简单的姓名、年龄、爱好、梦想,但是他们需要在我们的引导下才能回答出来。孩子们也只局限于介绍自己,怎么变换句型介绍别人对他们来说很困难。

我将他们与中国九年级的孩子作了比较,心里多了几味难以言说的情感。

谈及梦想,他们大多想成为医生、护士,有孩子说要做soldier,还有孩子说做youtuber……尽管他们并不能完整地用英语回答我原因,但是这些各异的梦想,是他们未来值得期待的礼物。

右划查看更多

Jason说:“曼谷不需要义工,那里的学生都出得起学费,我只想帮助贫穷的孩子,让他们也能得到接受学习的机会。”他曾经在美国加利福尼亚州的工厂里工作,同时,还兼职在餐厅里做服务员,并且每周花两个小时在当地的佛教寺庙做志愿。

“对于我的整个人生来说,这段志愿经历都是特别难忘的。虽然做志愿并不赚钱,但是我觉得非常快乐,这种快乐是别的工作给予不了我的。”他说。

为了保持这份快乐,Jason决定辞职回到泰国,投身教育事业。为了传递这种快乐,2013年1月他非营利性义工组织ICCVTT(The International Coordination Center for Volunteer Teacher, Thailand),为来自世界各地的志愿者们和泰国沙缴府贫困地区的孩子们搭建起英语学习的桥梁。

“把学生放在第一位”是Jason认为志愿者必备的观念。“我面试过很多人,他们当中有的英语很好,但是他们不知道该如何教给小孩子,不知道如何与孩子们沟通、玩耍。我宁愿选择一些英语并没有那么好,却懂得与孩子们交流,能够陪伴孩子们的志愿者做老师。”

与我们短期支教不同,来自南京师范大学的周瑜要在这里进行一个月的英语教学。在此之前,她通过ICCVTT的网站提交了报名表,进行了面试。“我是在微信上视频面试,面试之前准备了很久,预想了很多个问题,很紧张,而当视频接通的时候,Jason还在路上走路,他那边天气很好,我突然就放松下来,半个小时的面试聊的也很愉快。”周瑜回忆道。

“刚到这里的时候,就被所有孩子的笑容和眼睛打动,他们的笑容永远那么真诚,有感染力,眼睛明亮又清澈,里面就像有忽闪的星星。”最初,艰苦的生活条件让周瑜很不适应,她开始发烧,患重感冒,甚至被怀疑得了登革热。

“没有一个人害怕我会传染而疏远我,同住的老师每天提醒我吃药,打趣我要不要轮椅,小朋友看见了我还是往怀里冲,周围的居民每天也会友好地打招呼,送来水果和蔬菜。”她的眼神里充满了温暖的光。

泥泞,赤脚,蚂蚁,壁虎,饭里有时候会有很小很小的小虫子,冷水澡,这些都慢慢变成了一个洁癖女孩的日常。“不觉得日子有多苦,反倒觉得甜透了,越来越喜欢这里简单质朴可爱的人,也因为这一群人越来越喜欢这里自然的生活。”

Jason与他的妻子在一起

除此之外,Jason还是Bankaochan School一到三年级的数学老师。这里每节课一个小时,没有课间和午休的存在。“我已经习惯了每天上五六节课的生活了。”疲惫的我们问他累不累,Jason笑着说。

在这些日子里,在这片土地上,Jason给予了我们太多感动。他的善良,他的朴实,他对孩子们的付出和爱,都重重地敲打着我们的内心,我们从心底向他致敬,同时也叩问自己。

临行之前我们都准备了很多礼物,昕姐还特意准备了50面中国国旗,因为之前的志愿者告诉我们:“小朋友一直指着越南国旗跟我说‘China’。”这种对祖国自然而然的维护使我们富有一种莫名的使命感,每节课上我们都会给不同年级的孩子们发一些中国国旗当作奖励。

孩子们很喜欢,甚至在Thai Language Day这天,孩子们参加集会的时候,还有一位小朋友拿了中国国旗站在队伍里。

至于辣条,中国孩子爱不释手的小零食,泰国小朋友纷纷表示太辣,难以接受,不过后来他们还是一抢而空。甚至在课堂上,他们都会开始分享,一包辣条从第一排传到最后一排,再把空包装传回来。

热情开朗,活泼可爱,活力四射,勇敢无畏……这些美好的名词与孩子们联系起来是多么的和谐。走在校园里,我经常被站在大树下的孩子们问道“How old are you?”或者有孩子用中文冲我大喊“一二三四五六七八九十”,吸引我的注意力,待我看向他时,朝我挥挥手,然后羞涩地跑开。

空气里溢出的,满满都是孩子气。

King’s Birthday这一天,我们准备了很多牛奶、果汁、方便面、大米以及一些零食,送给来到学校的和尚们,并且与孩子们一起分类归置,享受劳动的快乐。

泰国的老师们邀请我们一起品尝传统的小食,我们也将从中国带过去的瓜子分给他们,教给他们怎么吃。老师们不太熟练,非要用牙齿嗑一下,用手掰开才能吃到瓜子仁,他们嗑得很开心。

我们还给一位老师过了生日,虽说是唱英文的《Happy Birthday To You》,但是泰国人有着自己独特的节奏,每个音符都包裹着欢乐与喜悦。

一周的支教,与孩子们相处的时光哗啦啦过得飞快。我记得午后飘来一朵乌云,带来一瞬间的倾盆大雨,孩子们招呼我们往棚子里面躲一躲。记得孩子们围在我身边喊“teacher”,像一群叽叽喳喳得小麻雀。记得同伴问我这道菜什么味道,我说“一言难尽”,只有尝过才知道。

天秤座与生俱来的选择困难症让我在去泰国之前犹豫了很久,我该怎么办护照?怎么办签证?怎么订机票?我能不能拉个人跟我一起去?到底值不值得去一次?……太多的问题摆在眼前,一团乱麻的时候,我拿出自己压箱底的魄力,逐个解决。

“只要我们的头脑是冷的,心是热的,一切都没什么好怕。”陶立夏在《生活的比喻》中这样写,我把这句话贴在了我的书桌上。

然而,我现在可以很确定地说,这是18岁的我做出的最正确的决定,也是最宝贵的经历。我只比那些九年级的孩子大了四岁,但是进入教室之后,我甚至都忘了自己的年龄。当他们的目光聚集在我身上的那个瞬间,我有一种强烈的被需要的感觉。我问自己,我能给他们带来多大的帮助?

一切都是未知。

我耐心地教给他们一词一句,看得见的时光里,我仿佛第一次能够以局外人的身份旁观自己,审视自己的成长和改变。

临走前,Jason在曼谷的酒店门口与我们道别,他将继续在那片肥沃的土地上,种植他的教育之树。我们期望也相信,会有越来越多的志愿者去到那里,帮助Jason浇水施肥。多少年后,在那片土地上,会长成一片茂密的森林。

飞机在跑道加速,然后轰鸣起飞。天边压着沉沉的乌云,这里的一切都将是无法回头的往事,在记忆深处泛着甜蜜的光泽,就好像7-11或Big C里每一杯过度加糖的饮料。

我们飞过万水千山,后来我们天涯两边。

-END-

ICCVTT是一个非盈利组织,由泰国人Jason创办于2013年1月,旨在提高泰国农村地区的学生的英语能力。现已将420多位志愿者输送到泰国各地的中小学进行英文义工教学,他们来自中国、美国、澳大利亚、巴西、新加坡等20多个国家。支教的同时也是体验当地文化,扩展视野的好机会。官网链接:http://www.freevolunteerthailand.org/
 

 

 

文章已于2018-08-03修改
Views 332

48

Top Comments

Write a comment

  • 2
    你真的真的特别棒,不说了你懂的。
    作者
    ❤️
  • 2
    棒极啦
  • 1
    为什么你只有一周哇?我记得至少都是一个月呀。
    1
    作者
    ICCVTT是至少一个月,我们是通过一个中介去的,之前并不知道ICCVTT,所以想让更多的朋友知道它~
  • 1
    小姐姐超棒的!想做什么就去做吧,趁我们还年轻
    作者
    对呀,年轻真好
  • 1
    这么棒的哇,果断关注小仙女一枚
  • 1
    真的超级棒 🙆 想做的事情就要去做 什么都不要怕❤ ❤ ❤
  • 1
    感觉很舒服,很治愈哈哈
    作者
    诚邀你以后帮我排版~
  • 啊瑶好棒!
    作者
    谢谢超越❤️